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全国政协委员刘惠好:适当再增加黄金储备是有必要的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21-03-08 浏览次数:8609次

       “我国外汇储备在国际储备资产中的占比较高,要推行人民币国际化,适当再增加黄金储备是有必要的。当然,前提是根据我国的经济实力和现实需要。”3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刘惠好接受《中国黄金报》专访时说。
       2015年,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为5666万盎司(1762.32吨);
       2016年,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为5924万盎司(1842.57吨);
       2018年,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为5956万盎司(1852.52吨);
       2020年,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为6264万盎司(1948.32吨);
       2021年1月,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与2020年12月末持平,为6264万盎司(1948.32吨);这是自2020年全年以来连续13个月,中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保持不变。
世界黄金协会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全球前15官方黄金储备数据表明,截至2020年12月,法国增持0.1吨黄金,印度增持3.7吨黄金,土耳其减持2.8吨黄金,哈萨克斯坦增持1.5吨黄金。其他排名前十五的央行官方黄金储备没有变化。
       数据表明,第四季度各国央行净购入44.8吨黄金,同比下降68%。2020年度购金量也随之达到272.9吨,但比2019年的数十年最高纪录668吨低了近60%。尽管2020年已经是各国央行连续第11年成为黄金净买家了,但这是自2010年净购金趋势开始以来央行年度购金总量最低的一年。

       对于2020年全年各国央行黄金储备增幅下滑的现象,刘惠好认为,这都是属于正常的市场反应。

       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都属于国际储备资产。从规避风险角度来看,一国往往会根据汇价的变化和金价的变化,来对国际储备资产进行结构性微调。“从2008年至2019年各国央行购买的黄金量和金价的关系来看,大体呈现一种负相关的关系。在金价高的时候,一国不仅会考虑会减少购买量,甚至可能会抛售一些黄金。”刘惠好说,“近两年,金价相对较高,且价格有一定的波动。各个国家央行购买黄金会根据市价的波动,对黄金储备量进行结构性微调。”

       刘惠好表示,放在更长远的时期来看,全球央行黄金储备的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全球主要国家的央行黄金储备量相对比较稳定。而我国央行黄金储备量的变化相对比较大,增加的比较多。

       据世界黄金协会2021年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5196.9吨。其中,欧元区(包括欧洲央行)共计10772.2吨,占其外汇总储备的60.8%。美国依旧是全球央行黄金储备量最多的国家,为8133.5吨,黄金占外汇储备78.7%。

       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央行黄金储备量依旧有很大的差距。从外汇储备数据来看,中国的外汇储备总额均超过其他国家、地区,位居全球第一,外汇储备占国际储备资产的比重很高,进而使得黄金储备占国际储备资产的比重就很低;而美国的黄金储备位居全球第一,黄金储备占其国际储备资产的比重很高,外汇储备占比相对低很多。

       对此,刘惠好表示:“以美国为例,美元作为一种国际货币,可以直接用于国际贸易对外支付的结算。所以,全球主要的发达国家中,外汇储备总量都不高。”

       在人民币没有完全实现自由兑换时,我国大部分国际交往和贸易都只能用自由兑换的国际货币来进行支付,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外汇作为国际性支付。目前我国外汇储备占比较高,也与我国长期国际收支顺差存续的外汇储备有一定关系。

       历史上,美元的国际化与美国黄金储备息息相关。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定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当时的重要前提是美国承诺按35美元一盎司黄金兑换其他国家官方手上持有的美元。即以美元与黄金挂钩,来对美元的国际化提供一个支持,这种支持对当时美元的国际化起着非常重要的信用保证。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全球各国的央行仍然把黄金当做国际储备资产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主要与黄金自身的特征有关——历史上黄金曾作为一种货币支付手段,黄金是一种有价值的资产,人们都把黄金当做一种保值的资产。同时,在货币的国际化进程中,黄金还是一种国家信用保证。

       从我国黄金储备量来看,刘惠好分析说,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我国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后,在人民币国家化进程推进中,要增强人民币国际化的信心,适当地持有黄金储备也是增强人们对人民币信心的非常重要的物质保障。

       “我国外汇储备量相当可观。外汇储备本身是一种信用货币,汇率会有波动。我们需要在汇率风险和黄金金价波动中寻求一个平衡点。一方面,我们要把握黄金储备、外汇储备的结构比,另一方面,根据汇率的风险、收益以及金价的风险、收益,对它们的结构进行调整。”刘惠好说。

 

【返回】【关闭】